薛洋的糖葫芦i

。。。

殒星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   ooc属于我   
 


一粒大的白色的殒星
如一滴冷泪流向辽远的夜。


——何其芳 《爱情》 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义庄又漏雨了。


      没人修补的房顶不堪重负,屋里到处都是积水。正趴在桌上睡觉的薛洋被滴在头上的冷水浇醒,但他只是抬起头来看了看,又挪了个地准备接着睡。自晓星尘碎魂后,他日夜研究补魂之法,常常一有头绪就顾不得休息,最近几日便是如此,实在撑不住了才趴在桌上睡一会。


       薛洋无意中压到那个锁灵囊,顿时没了睡意。他盯着它发了会呆,把它小心地放好,提着菜篮子出了义庄。打算先弄点吃的恢复一下精力,再去想那个新法子。


       义庄附近鬼雾缭绕,想必人杀得差不多了。薛洋啃完手里的苹果,把果核一丢,凭着他对此地的熟悉,在雾里如鬼魅般穿行。


       也许他本来就属于这里,终日与恶鬼亡灵为伍,不该奢望与明月清风为伴。


       薛洋回来时篮子装的满满的,有几棵青菜熬了这一段路已经变得蔫蔫的。薛洋嫌弃地把它们拎出来打量了一下,扔在了桌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这菜我可是挑的最新鲜的,是走回来后才变成这样的。你可别以为我像你一样傻,每次都被人骗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再不起来,我就让宋岚把那些骗你的人都杀光,你就半点也不心疼你的好友?”
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静静躺在棺材里,哪怕是一个字也不肯回答他。


        以前薛洋常常抱怨晓星尘做的粥喝的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,轮到他自己动手时却连粥也懒得做。手头有什么就随便吃什么,偶尔才去远处的酒楼改善伙食。


        他一边吃着自己做的东西,一边看向漏雨之处,回想起自己指导着晓星尘补屋顶的场景。他当时明明已经恢复,却一点活也不做,全推给了晓星尘。薛洋表面上是在指挥,实则偷偷使坏,告诉晓星尘错误的位置,如愿看到他被雨水浇了个透,狼狈不堪。薛洋看到他这个样子,笑得直不起腰,晓星尘不知是他故意为之,听到他笑也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
       晓星尘一头长发被水打湿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,他也不恼,仍旧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。就像是平时一般,让他做什么杂活都认认真真毫无怨言,仿佛是在做能拯救苍生的大事。


        薛洋最讨厌晓星尘这个样子,他总是在心里暗暗筹划,试图用他那些手段让晓星尘变得和他一样,至少别是这份做派。但他期待的那天真的来临时,他才明白,晓星尘得知真相时绝望崩溃,拔剑自刎,魂魄四散,都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你做的可真绝。那也不打紧,听说夷陵老祖重现于世,你等着,我一定能让他补好你的魂魄!”


        薛洋自信满满地去了,再也没有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 他被苏涉带走时还剩一口气,苏涉拿了阴虎符后去给他挖坑,他最后一次望向那无边黑夜,看见一颗白色的殒星划过天际,似是被光灼了一般,他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 十恶不赦之人自是无人怜悯,只有那颗殒星缓缓滑过,似是为他流了一滴冷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以为等待自己的是黑白无常,是炼狱火海,却没有想到会见到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 那人一袭白衣翩然,笑着看向他时眼里带着悲悯。


         是晓星尘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阿洋,我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震惊过后很快冷静下来,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假扮人的功夫不到家啊,要不我教你几招?晓星尘不会这么称呼我,他恶心透了我呢,只怕对着我也笑不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知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,他向薛洋伸出手,手里躺着一颗发黑的糖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把你的糖拿回来了。我曾经听过你的故事,你愿不愿意听我讲个故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晓星尘就讲了那个薛洋至今仍觉得荒诞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 传闻说,南斗注生,北斗注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 北斗星君眼看到了该卸任的年纪,他早就选好了继承人。长夜寂寥,他所管辖的小仙多半耐不住寂寞,不是打瞌睡就是溜去人间玩耍,只有一颗星星从来都是按时出勤。那颗小星星觉得盯着人间看很有意思,尤其是看他每天都在看的一个小孩子。那小孩子长的很可爱,但好像没有家,从小流落街头,这才方便了那颗小星星观察,时间长了小星星发现,那孩子很喜欢看星星。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吗?小星星觉得很好玩。


        但是好景不长,小星星刚看了一两年就伤心地发现,那个小孩再也不看星星了。他断了一根手指,眼里不再倒映出星星,只能看见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。小星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点点沉入黑暗而束手无策,他还太小,没有什么法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时小星星知道了北斗星君要让他继承他的位置,他觉得有了点希望,如果他成了星君,偷偷救一个人应该不是问题。偏偏和北斗星君素来不和的南斗星君察觉了他的凡尘俗念,告了他一状,小星星被罚去人间历劫。南斗星君管生,这劫须由他来定,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。


         北斗星君知道后也没阻止,他知道南斗星君给小星星设的劫恰是薛洋,心道也是一件好事。这么一来,他若渡了劫,想必会对薛洋恨之入骨,方能好好做他的星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若成功渡劫归来,就是下一任星君;若是渡不了,就在人间灰飞烟灭。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小星星既入尘世,即更名星尘。


        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果不辜负老星君期望,他心系苍生,逢人有难便垂手相助,坚守本心,至死无悔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的碎魂化作点点星光,渐渐凝成一颗星星,直奔天宫而去。不久之后,继任北斗星君。他的记忆恢复后,知道了薛洋就是他一直看着的那个孩子,心里五味杂陈。


        北斗星君不能插手人生前之事,晓星尘便在薛洋死后前往地府等候。时隔八年,终是能与他再次相见。


        听晓星尘说了这么多,薛洋半信半疑。他想了想,小时候自己除了喜欢糖果,好像是喜欢看星星的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你劫都渡完了,还来找我干什么,找我报仇?”薛洋的声音有些颤抖。他离他那么远,却让他有不该有的奢望,就像是所有他想要的一样,譬如星星,譬如糖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自然是……找你给我赔罪。”晓星尘轻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以“此人助星君渡劫有功”为由,给薛洋挑了户好人家投生,随后在薛洋额上落下一吻,“这样不管你在哪我都能找到你。”送他入了轮回,偷偷保留了他的记忆。


         整个仙界都知道,北斗星君喜欢去人间“体察民情”,在天宫常常找不到他。而看上去不沾俗世烟火的仙君,正抱着个笑起来有一对虎牙的少年,艰难地想要处理卷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
北斗星君好像是七个人……


每写一句都觉得很熟悉,是看多了文把别人的话搬来了吗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狼子野心(十一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  “阿洋,醒醒,起来吃点东西。”温和又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 谁啊……好像是晓星尘的声音?他怎么来了?


        这是在叫谁啊?我吗?怎么可能……


        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,我在哪?


        对了,昨天夜里我们……薛洋惊醒,正好对上晓星尘带着笑意的眸子。若不是身上酸软无力,薛洋一定能完成从榻上蹦起来这个动作。


       “昨天累到你了,一定饿了吧,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如何?”薛洋的脸色瞬间变得相当精彩。


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其实你不用这样的,昨天我是为了解了我中的药才……”薛洋本想说你不用有心理压力,我是很想念当初待我温柔的那个你 ,但若是因为心中愧疚才这么对我,又有什么意思呢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只是为了解药吗?看来是我多想了。没问你的意见就那么做,真是对不住。”晓星尘眼中的笑意一点点散去,但声音听不出什么异常。“既然我已经做了,自是要对你负责的。”说完一边给薛洋端过吃食,一边给薛洋揉腰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好好休息。”晓星尘要去宫里,蓝曦臣于今日召集众臣,便是要对刺杀先帝的凶手做最后的裁决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陛下有所不知,我那护法年纪小,做事难免随性些,又因身居高位,得罪了很多族人。此次怕是有人陷害,我回去一查,果然查出了真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一进殿就看见了那抹耀眼的金色,不是金光瑶还能是谁?尽管晓星尘和大部分人都知道金光瑶带来的所谓真凶只是替罪羊,怎奈他说的有理有据,蓝曦臣又对他极为信任,薛洋的罪名就这么轻易地洗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说我那护法现在晓将军府中,不知可否让我带回族中去管教?”出了宫门后,金光瑶追上晓星尘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他若是想同您回去,我定不阻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二人来到薛洋房里。不出金光瑶所料,薛洋愿意同他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劳烦家主先去帮我收拾东西,我还有几句话想同晓将军说。”金光瑶识相的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当真要走?”明知那小狼披着一张漂亮的皮,擅长欺骗,还是想要留下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,你愿意原谅我吗?”薛洋没回答他,反过来问了他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晓星尘能够释怀他的过去,但不能对眼前的桩桩件件视而不见。他们习惯于作恶而不会受惩罚,晓星尘不敢保证自己能让薛洋放下心中仇恨,此后不再作恶。到那个时候,他是该袒护薛洋,还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就像是一盘解不开的死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毫不意外晓星尘的反应。他突然笑了,笑得眼角泛红。“我幼时遭那人族皇帝戏弄,当成一条狗来养。好不容易回到狼族,他们却以欺我为乐。凭什么我就该呆在泥地里任人凌辱践踏?他们本就该死,是他们咎由自取!”纵然是你,也不能指责我。正因为是你,才更不该指责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。我只是……”晓星尘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只是爱你和心中大道,实难相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必说了,我走了,晓星尘。”薛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晓星尘伸出手去,顿了顿,最终还是收了回来。他听着马车的声音渐渐远去,直至消失。我们之间……只能如此了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自坐上马车的那一刻就后悔了,但你薛小爷是谁,后悔了也不说。回到族里后,族人们看着终日沉思的样子心生胆怯,指不定又要算计谁呢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他们想错了,薛洋回来以后倒是收敛了许多,至少人不乱砍了,再往后对掀摊也失去了兴趣,他开始了一项新活动——种树。狼族所居之地极为寒冷,也就那梅花能迎寒而开。薛洋此次,便是在那棵老梅树旁种了几棵小梅树,许是看在天天往那里跑的份上,小树竟活了下来。薛洋还记得,他答应过一个人,会带他来看这里的梅花,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当成他的一个谎话?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年关将至,别人都忙着置办年货,薛洋只是日日守着那梅树自沽自酌。直到有一日,金光瑶来找薛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成美,有客来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抬头,远处一人撑着伞踏雪而来,白色披风与白茫茫的雪地融为一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人走到薛洋跟前,笑着向他伸出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公子曾与在下说过,红梅绽蕊之际,愿与君共赏这美景,此话可还作数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突然起身将那人扑倒在雪地上,把手中的一枝梅花胡乱插在他发间,勾了勾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自是作数。除你之外,再无人堪配这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狼子野心(神奇小破车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 ooc预警


        薛洋倒也不甚在意,比这更苦的时候也不是没经历过,到底没要了他的命不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一天晚上伙食突然有了改善,除了几个菜外还有一壶酒。薛洋看了一眼,笑着问那个看守他的人:“这是要送我上路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有人托我给你带进来的。”那人的表情有些怪异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没去注意,没什么犹豫地把东西吃了下去,又把那酒喝的一滴不剩。随后看向那个人: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lJ1uexdmPlwDuErH/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九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可是你亲爹,当真下得去手?不行就我来,一旦你手下留情,后患无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些年他是怎么对我的你还不清楚?如何值得我手下留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老家伙主战,我上次带出去的是支持他的那些,回来的寥寥无几。他能用的人也不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尽早动手吧,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一切都像他们计划的一样,金光瑶成功解决了上一任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,薛洋帮他处理了反对他的人,助他坐稳了家主这个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 以满手鲜血,无数条无辜性命,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隐忍为代价换来的家主之位,又该用什么来守护呢?


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修书一封派人送到蓝曦臣手中,表示愿与人族议和,不再挑起战争,只求双方能够自由往来,不再受诸多限制。蓝曦臣欣然答允,并划出边境一块领土赠予狼族,以示其诚意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事情都了了,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?”薛洋看着金光瑶对着信叹气,一脸不解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二哥在信上说,狼族护法薛洋有谋害先帝之嫌,请我帮着查一下。你又把刀留下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我还烧了宋府呢,这才拖住宋岚。他既然这么说,你就把我绑了送去吧。”薛洋无所谓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定会保你,我想办法找个人代替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说我逃了。”薛洋似乎真的准备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去找晓星尘?你这是去送死!”薛洋的意图被金光瑶一语道破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若是我一定要去呢?你要拦我?”薛洋毫不在意地勾着一缕头发玩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到底还是去了,带着金光瑶给他派的几个人,但他们都知道若是晓星尘想要薛洋的命,带这么几个人不过是死的早晚的问题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从天牢里出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,虽然还会对着你微笑,但那笑容不会让人如沐春风,反倒是感到几分初秋的寒凉。


         蓝曦臣邀来晓星尘,想劝他继续任职,怎奈晓星尘执意不肯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臣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,又如何护的了百姓,为陛下分忧。恕难从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被带走的那天,整个晓府的人都受了牵连,被发配到苦寒之地,等到晓星尘被放出来时,有几个人却再也没能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宋将军他……带着一队人马前去缉拿薛洋了!”侍卫急报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忽的起身,“臣愿继续任职,请陛下准许臣前去协助宋将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……如今我再做这个将军的唯一目的,就是希望能亲手抓你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觉得自己真是倒霉,本想见晓星尘一面,刚出来不久却见到了他那位好友宋岚,还有……那是什么眼神?再看,再看挖了你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此刻是之前在战场上的那身打扮,他极少以真面目示人。他带着一个青铜鬼面具,身上是那件用了很多狼皮制成的披风,仿佛是从地狱中出逃的恶鬼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宋岚一见到薛洋怒气就控制不住,握紧拂雪朝薛洋刺来,薛洋用降灾抵挡,到底是宋岚技高一筹,几招之后挑落了薛洋的面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倒也不慌,甜甜地对着宋岚来了句,“子琛哥哥,好久不见~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趁着宋岚不备,撒了些粉迷了宋岚的眼睛。“这粉一旦吸进去,至少半个时辰不能动弹。宋岚啊,你可知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会死?念在你是晓星尘的好友的份上,就只挖你一双眼睛好了。”薛洋的匕首还没刺下去,一支长箭破风而来,插在了薛洋的胸口上。随后一把剑就抵在了他脖子上,是把他很熟悉的剑,霜华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真的是你。”晓星尘的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不明真相时曾期待他们的重逢,得知真相后又害怕重逢,他曾有很多话想问他,但现在,他突然什么都不想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把他带回去,关进晓府的地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八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
        蓝曦臣走后,晓星尘靠着阴冷潮湿的墙壁,想要把昨天发生的事理出个头绪,怎奈心乱如麻,过了许久还是只盯着路过的老鼠发愣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成美……你去哪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薛洋真的没死……此番出现是否会再造杀孽?我该怎么办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泽漪为什么会死在晓府,会是谁杀了她?”


        一个个问题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晓星尘哪个也答不上来,只能在黑暗中等待着,等着宋岚给他带来他想要的答案。


       宋岚到底是带来了消息,但那不是晓星尘想知道的。宋岚告诉他,在晓府发现了薛洋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 是薛洋杀了皇上派来的人?他又是如何做到的?知道泽漪是皇上派来的,又知道她的房间,偏偏挑晓星尘不在的时候下手,能做到这些,除非他一直藏在府里!难道是……


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不可能,”晓星尘迫使自己冷静下来,声音仍带着颤抖,“子琛可有成美的消息?”


        宋岚看着好友,面上似有不忍之色。“你心中已有答案,又何必多此一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他不会骗我的,他不可能骗我!他一定是被薛洋抓走当了替罪羊!让我出去,我要去找他!”


       宋岚不能久留,再怎么担心也只能先行离开,另作打算。
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还在一天天的等下去,他想听到宋岚说是他错了,成美才不是什么薛洋,然而等来的只有一纸诏书:

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通敌叛国,秋后处斩。


        薛洋自回了自己的老巢后就一直被金光瑶好酒好肉的供着,但是不允许去人族的领土上闲逛。薛洋哪是闲得住的人,到底还是瞅准机会溜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去了他之前常去的摊子上吃米酒汤圆,一边吃一边听着周围人闲谈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闻那晓将军是遭人陷害才下的狱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没错,我干的。薛洋咽下一个汤圆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晓家世代忠良,怎会谋反?晓将军战功赫赫,怕是功高震主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听听,怪不得我。薛洋喝了一口米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,真是可惜。”薛洋掀了桌。走到那帮人跟前,“你们刚才说什么?谁死了?” “晓……晓将军。还没死,秋后问斩。”那几个人看着薛洋仿佛要杀人的眼神,战战兢兢地说。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直奔金光瑶的房间,由于第一个拦他的险些被拧断脖子,一路下来再无人阻拦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金光瑶,你说过不会要他的命!”薛洋把告示摔在金光瑶的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成美你看清楚,是他们的皇帝要晓星尘的命,不是我。”金光瑶气定神闲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逗老子玩呢你?!我还没玩够,谁敢要他的命!”薛洋摸出小刀抵着他的脖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还是这么性急。我和你说过不要动不动用刀抵着别人,很危险的。先喝杯茶,我慢慢和你说。”金光瑶把一杯茶往那边推了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看出金光瑶早有对策,拿开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恨那皇帝吗,报仇的机会来了。我在他们宫里安排了人,他们会助你一臂之力。但能不能杀了他,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晓星尘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下命令的都死了,他还会有事吗?那皇帝无子,届时我会助蓝曦臣登基。他与晓星尘交好,定会放他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早就打算好了,就等着我替你杀了那老东西呢!反正那老东西我早晚都要杀,你还用得着要挟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觉得这样你的胜算会更大一些。”金光瑶露出他的招牌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也不耽搁,收拾了东西就连夜上路了。三天后人族皇宫传出皇帝遇刺的消息,等到金光瑶派出去的人带着还剩一口气的薛洋回来时,已经是七天后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一边忙着救回薛洋的命,一边苦心劝说他前不久认的二哥即位,无暇他顾。


         等到薛洋恢复的差不多,蓝曦臣也在众人劝说下即了位,已是过了几个月。金光瑶方才松了一口气,抽空去看了看还在床上躺着的薛洋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放出来了?”薛洋看了眼金光瑶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是自然。他还不死心,一直在找成美呢。日后相见,怕是很难办呀。” 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劳少主费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你的仇也报了,那边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,接下来是我们这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七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
        “小星星又要出去啊~”薛洋抓住了正要出门的晓星尘,“今日是回来晚些还是留宿宋府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近来军中事务纷杂,有许多事要同子琛商议,怕是回不来。你不必等我,有事吩咐下人就好。我先走了。”晓星尘说完便匆匆离去,好像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么等不及去见宋岚啊~”薛洋望着晓星尘的背影轻轻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自那日醉酒后就开始躲着他,薛洋怎么会看不出来。所以说你是醉酒后认错了人,把我认成了你那所谓的好友?也是,一只从荒山野岭捡回来的野狼崽子,怎么能和君子比肩?薛洋把玩着精致的银匕首,眼神阴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一见到薛洋就会想起那天的梦,忍不住的脸红,唯恐他看出什么,这才找借口躲他。以前那些再正常不过的亲昵举动,都会让晓星尘极不自然,暗暗谴责自己后,不敢再接近薛洋。


         躲薛洋只是其中一个原因,晓星尘没有说谎,最近是真的出了事。有传闻称:晓星尘勾结狼族,蓄意谋反。熟知晓星尘的人自是不信,可那人族皇帝偏偏信了,听说是掌握了证据。宋岚传信给晓星尘,要他一同进宫说清楚,洗脱自己的罪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也怕自己行为反常会让薛洋多想,罢了,把这事解决后回去说清楚好了。不知他有没有生自己的气?

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挂念着的成美此时正把刀抵在泽漪的脖子上,“姐姐别动啊,不小心伤了你怎么办。”依旧是温柔甜腻的语调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门窗都被薛洋用妖力封死,泽漪知道自己在劫难逃,索性问个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狼族护法薛洋,姐姐可听说过?”薛洋也不怕告诉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薛洋?不是死了吗!”传闻薛洋手上血债累累,手段狠毒,人称其为“十恶不赦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祸害遗千年,哪有那么容易死?这不是好好地站在这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怎会同你勾结?他果有谋反之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怎么会同他勾结呢,我是来帮你的呀,那日我放在晓星尘书房的信,你不是已经送进宫了吗,那皇帝要赏赐你,可别忘了算我一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!他把你救回来,你就这么回报他!你可有心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信是你送的,倒来怪我。是你们不相信他啊,我不过是让他看清楚。泽漪姐姐可要替我保守秘密呀~”薛洋一刀扎进泽漪的心口,而后轻轻拔了出来,舔了舔刀刃上的血珠,“美人的血也不过如此啊~”薛洋转身离去,留下身后不能瞑目的女子的一地鲜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话说晓星尘与宋岚入宫后一通解释,让皇帝有些动摇。晓星尘信誓旦旦:“臣绝无二心,愿与那人当面对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金光瑶不知为何也在这里,语气温和地开口:“陛下不如亲临晓府查看,也好为将军洗刷冤屈。”倒像是替晓星尘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晓府,直接去了泽漪房中。用剑划开紧闭的门,一阵血腥气扑鼻而来。晓星尘顿时面色惨白,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,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皇帝冷笑道:“难怪你要跟人对质,原来早就杀人灭口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没有证据证明是星尘做的……”宋岚试图劝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再有替他求情者,一同治罪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必说了,清者自清。还望陛下容臣叮嘱府上的人几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伯,成美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公子,我们以为那孩子又跑出去玩了,也没在意,结果怎么也找不到人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成美,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晓星尘被关进天牢后,蓝曦臣来看过他,“我相信晓将军是被冤枉的,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我一定尽快查清此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同时他还告诉晓星尘,一度被众人认为已死的薛洋,又回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六)

旧时霜降:

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 ooc属于我


     “还真不能喝啊,你没被手底下的弟兄们嘲笑?他们就这么放过你啦?”薛洋倒是真有几分好奇。


     “子琛会替我挡下,每次都是我未饮几杯,他却被人灌了不少。”晓星尘想到自己“连累”好友多喝了不少酒,有些不好意思。


      “呵,宋岚看着那么孤傲,想不到还会体贴人呀~”薛洋想起宋岚就来气,暗暗磨牙。


      “子琛只是看着难接近些,实则心地善良,待人极好。我与他自幼相识,一同读书习武,观其言行,无愧君子二字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你们都是君子行了吧!你去找他下下棋,喝喝茶,让我在这里喝酒可好?”


       “那怎么行,我得看着你,省得你醉酒闹事。”


      “我喝几坛都没事,倒是你再喝就出事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 薛洋一边说着,一边痛饮,索性连杯子也不用,直接抱着坛子喝。等到晓星尘觉得他喝了不少要阻拦他时,薛洋已经喝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。晓星尘无法,只得心一横夺下薛洋手里的酒坛子,自己把剩下的都喝了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晓星尘从未一次喝过这么多烈酒,被呛得直咳嗽。缓了一阵后对薛洋说:
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酒都没了,明日再喝可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?好。”薛洋说完就趴在了桌上,似乎是睡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勉强稳住身形,费了好大劲把薛洋从桌边拖到了床上。晓星尘已经开始摇摇晃晃,偏偏薛洋在此时伸出爪子一挥,晓星尘不幸被打中,险些扑在薛洋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安静下来的薛洋显得很是温顺乖巧,与平时判若两人。晓星尘盯着薛洋看了许久,在他额上落下一吻,又不受控制地吻上被酒液衬得愈发红艳的唇,而后轻舔锁骨,带走薛洋因喝的急而落在上面的酒,并在此间流连,久久不愿离去。晓星尘此刻借着酒劲,似是要把不敢做的都做一遍,怎奈终不胜酒力,倒在了薛洋旁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过了一会,薛洋睁开了眼睛,眼中一片清明之色,看着醉倒的晓星尘,轻笑一声,起身换了一袭黑衣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晓星尘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个傻瓜。”薛洋感叹一声,转身离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,换回了衣服 ,悄骂一句: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你个晓星尘,舔的老子都有反应了。”
刚开始做就睡着了,可真是没福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再睁开眼睛时,第二天已经过去一半了。薛洋不知刚从哪里野了回来,见晓星尘醒了,把手里的小玩意一丢 ,要了东西来伺候他洗漱。晓星尘连忙道: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种事怎么能让你做?我自己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明知你不能喝酒还逼着你喝,算是给你补偿了,可别再责怪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昨天喝多了,什么都记不得了,我可有做什么不该做的?”晓星尘似是想起了什么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!你可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呢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做了什么?”晓星尘心中一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一遍又一遍的擦霜华,一会又要和我切磋,一会又说要去找宋岚喝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没骗我?没做别的?”还好还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是……骗你的。”薛洋突然带了几分忧伤的神色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攥紧了衣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昨天是我先喝倒的好吗!我怎么知道你做了什么。我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啊,传回族里要我怎么做人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尽量别喝了,伤身又误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么说他印象中的那些事,就是一场梦了。忆起那个真实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梦,倒是有些对不住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五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
       自从薛洋恢复原形后,一对狼耳消失不见,从外表上看和人族少年一样,便以府中无聊为由嚷嚷着要出去逛逛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可惹事,多加小心。”薛洋再三向晓星尘保证不会被别人识破身份,晓星尘架不住他软磨硬泡,思虑一番后只得同意。


        不能惹事,那别人招惹我应该不算吧……薛洋思考之际已经掀了几家因为“东西不和他胃口而招惹到他”的摊主的摊子。摊主欲同他理论时,他就扔下晓星尘给的足够买下数个摊子的银钱:


         “拿着这钱,去换个小爷我喜欢的摊子来。”摊主见有丰厚补偿,又怕惹事,便没有报官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似是找到了乐趣,每天都会顺手掀个摊子,再丢下一笔银子。 


         不出几日,官府与晓星尘倒是没听说什么,薛洋这位“不知姓名的生性顽劣的富家公子”在百姓中的知名度却越来越高。有人甚至假扮摊主,向薛洋索要钱财,自然是被薛洋狠狠教训了一顿,扔在了路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天薛洋正一边吃着糖葫芦往晓府赶,一边想心事。他以为那人得到消息便会来寻他,不想几天过去仍旧没见过那人。难道是他闹出的动静不够大么?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左护法留步。”角落里转出个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少主终于来了。还以为少主忘了我的喜好,让我白费力气。”薛洋嗤笑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掀摊这种游戏,除了成美,世间可还有第二人喜欢?你又不是不知我身边多少双眼睛在盯着!自是要谨慎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当初老子几乎灵力尽失,你却把我扔在路边,老子还没跟你算账!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那位置多少人盯着,凭你当时的状况,那些狼个个都想把你生吞活剥!再者说,若非如此,你又如何接近晓星尘并快速取得他的信任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还没玩腻,先别动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对他心软了?”金光瑶有些震惊,这只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狼,在他的印象里可没对什么人心软过,像那淬着薄毒的刀刃,见血封喉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胡说,不过是想再玩几天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看在成美的面子上 我倒可以留他一命。事成之后,他任你处置如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自有分寸。记得你说的话!”说完便拂袖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一进门便换了副形容,“小星星,我回来啦~”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放下手里的书,起身相迎。“怎么回来这么晚?” 


         “去寻了好东西回来。”薛洋晃晃手里提的酒坛子,倒是好酒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年纪尚轻,不可贪杯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不小了,不过比你小几岁而已!你怕我贪杯,分你几杯,我便不算多饮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不能饮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信,堂堂将军怎会没点酒量?喝一点嘛~”不自觉带了几分撒娇的语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就一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杯下肚,薛洋像是喝水,晓星尘耳尖泛红,脸上也有了一抹红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完待续……差点就变成第二天的了,勉强赶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四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人物属于作者
     ooc见谅
    
      金家和薛洋洋是狼族,人族现在的老皇帝姓温(一听就是个昏君),蓝家是盛产宰相的地方,人清正又有作为的那种~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宋岚无奈,见好友一脸的不在意便不欲多说,同晓星尘说起了另一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狼族家主之子金光瑶近来与蓝丞相的大公子走的颇近,星尘可知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他们都支持议和,希望两族和平共处,走的近些也在情理之中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可我听说金光瑶之前与一力促成战争的左护法薛洋交往甚密,怎么会转而支持议和?怕不是有什么企图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目前他没做什么,我们能做的就是暗中派人盯着,只是凭他那般小心谨慎,未必能打探得出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把人撤回来吧,眼下皇上不信我们,对他倒是十分信任,让他反咬一口就不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府里那个探子如何?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泽漪?我自是不怕她查的。我只知道她往宫里传了一次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说你带回来的那只狼吧,听说金光瑶还为你说了几句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?真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我倒是想会会他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宋岚惊觉有人偷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~”小狼崽走了进来,“在外面逛的好饿,两位哥哥还没有说完吗?厨房都问了三次了。有什么话吃过饭再说好吗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倒是忘了你了。走吧,去吃饭。”晓星尘对着他抱歉一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宋岚只是冷冷盯着薛洋不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琛吃过饭再回去吧,我还有些事想问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来打算在晓府吃饭的宋岚,在看到一桌看上去极甜的菜和吃起饭来弄的满身都是的薛洋后,黑着脸辞别了晓星尘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和挚友的共同喜好怕是越来越少了,回府的路上宋岚忧伤地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如愿气走了宋岚,带着一脸难以掩饰的喜悦吃完了饭,趁晓星尘还在那里细嚼慢咽,悄悄溜回了房里。他感觉自己的灵力快恢复了,决定等自己恢复了就去找一趟金光瑶,到时候一定会很热闹。你们想要老子的命,老子偏偏就好好地活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怎会事事如人所愿,就算是结果是你想要的,有些细节并不是那么让人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此刻觉得自己像做了个梦,一觉醒来怀里的小狼崽不见了,变成了一个五官精致的俊俏少年,这紧紧抱着自己的睡姿还和小狼崽一模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成美?”晓星尘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小星星我再睡一会~”薛洋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仍没有要起来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先别睡了,你起来照照镜子。”晓星尘很佩服自己的冷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照镜子干嘛?”薛洋勉强睁开眼睛坐起来接过镜子,然后……铜镜飞了出去。该死!偏挑这个时候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听我解释……”深吸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在听。”其实还没从床上惊现美少年这个事情中缓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当时受伤了,不知怎么就变小了,怕你会不要我就没告诉你,当时被吓得什么事都忘了。”薛洋一时慌乱,有点编不下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晓星尘是什么人,毫不犹豫的信了他的鬼话。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不会不要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依旧短小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晓薛】狼子野心(三)

旧时霜降:

       人物属于作者


       ooc属于我


        薛洋听到晓星尘笑,立即炸毛:“有什么好笑的!你不许笑!”


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笑着抱起他来要哄,小狼崽对着他好一阵张牙舞爪,又瞪了他一眼,一副怎么都不原谅你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 其实薛洋那点憋屈早就在看到晓星尘笑起来的样子时跑光了,笑起来好看的薛洋见多了,这么干净纯粹的还真是难得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不像金光瑶那家伙,一张虚伪的笑面像是长在了脸上,说不定已经长上去了。


       薛洋在晓星尘怀里扭来扭去,突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桂花香,便扯着晓星尘的袖子闻个不停。


       “你在干什么?”晓星尘好奇地看着化身为狗的小狼崽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你身上怎么有桂花香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那边有棵桂花树,我和子琛常在树下喝茶,自然会沾上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子琛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我的同僚兼好友,昔年同窗,宋岚宋将军,字子琛。”薛洋似乎知道这个人,顿时冷了神色,不愿多说,一心要知道桂花香的来源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树上的花早就谢了,香气怎么会持续这么久?你该不会……”晓星尘该不会去青楼了吧?不可能不可能,那就是别人拉着晓星尘去的?(星:你一个小孩子,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,我是那种人吗?!)

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都瞒不过你。”难道真去了?薛洋突然有些紧张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就给你吧,本来就是要给你的,想不到被你发现了。”晓星尘不知道薛洋那些奇怪的想法,拿出了一个糖袋,想了想,给了薛洋一颗桂花糖。“不生气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还气着。”悄悄松了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要怎么做才原谅我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把糖袋给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行,只能给两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原谅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日风和日丽,薛洋爬起来时晓星尘早就上朝去了,匆匆吃过饭,便指挥泽漪(还记得这个人吗)搬了躺椅到院子里,要了几样点心,边晒太阳边等晓星尘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成美,我回来了。”睡的迷迷糊糊的薛洋眼也不睁,“小星星回来啦。”自从晓星尘笑了薛洋的字后,薛洋对他的称呼就变成了小星星。


        不对,还有陌生的气息,薛洋迅速睁开了眼睛,看到了一身黑衣,正冷冷打量他的宋岚。


       “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子琛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子琛哥哥~”薛洋从来没觉得装一个小狼崽很难,现在他开始怀疑了。一来就一张冷脸是什么意思?

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宋岚本就对狼族无甚好感,又觉得挚友带回不明身份的狼崽的做法欠妥,对薛洋自是没什么好脸色。 


        “子琛哥哥是不是不喜欢我?我是不是该走了,免得影响你们的关系。”薛洋一副要哭的样子,眼角挂着几颗泪珠。


       “不会,子琛素来如此,先让泽漪带你去玩一会。”悄悄塞给他一颗糖。


       “星尘为何对他那般放心?”宋岚自是看见了挚友的小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只可怜的小狼崽而已,何来不放心之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总之你要小心,别被他的外表欺骗,我感觉他不是一只普通的狼崽。”薛洋刚刚睁眼时快速闪过的狠厉之色没有逃过宋岚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确是不同,比同龄的人族孩子聪明许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